广告

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普京的“孩子们”⑭|富尔加尔:被逮捕的州长搅动俄罗斯政坛

【编者按】这里所说普京的“孩子们”,并非生物学概念,而是政治社会学概念。他们指在普京执政俄罗斯20多年期间成长起来、开始在俄罗斯政界崭露头角、并有可能在2024年后对俄罗斯政治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的新一代权力精英。

【编者按】

这里所说普京的“孩子们”,并非生物学概念,而是政治社会学概念。他们指在普京执政俄罗斯20多年期间成长起来、开始在俄罗斯政界崭露头角、并有可能在2024年后对俄罗斯政治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的新一代权力精英。

普京提交的宪法修正案2020年3月14日获宪法法院批准,7月1日经全民投票通过,7月4日开始生效。这意味着普京之前的总统任期“清零”,他从理论上将获得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的机会。但俄罗斯国内政治历来波诡云谲,法理上的可能并不代表现实中的必然。修宪不仅没有解决,反而凸显“2024问题”已经浮出水面。2024年之后,谁将掌管俄罗斯,是大家都热切关注的问题。因此,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教授推出“普京的‘孩子们’”专题系列,与大家共同盘点,哪些人有可能进入未来俄罗斯的权力核心?

【之十四】富尔加尔·谢尔盖·伊万诺维奇

富尔加尔·谢尔盖·伊万诺维奇(Фургал Сергей Иванович),1970年2月12日出生于阿穆尔州波亚尔科沃区,俄罗斯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2018年9月28日至2020年7月20日任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行政长官,在民众中享有良好声誉。曾任俄罗斯联邦第五、六、七届国家杜马议员(2007-2018年),第六届国家杜马保健委员会主席(2015-2016年),第七届国家杜马保健委员会第一副主席(2016-2018年)。

2020年7月20日,富尔加尔因失去普京总统的信任而被解除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行政长官职务,同时因2004-2005年的旧案指控而被捕。这在哈巴罗夫斯克乃至俄罗斯远东地区引发了大规模抗议示威,在俄罗斯政坛激起了一股湍流。

普京的“孩子们”⑭|富尔加尔:被逮捕的州长搅动俄罗斯政坛

富尔加尔·谢尔盖·伊万诺维奇

弃医从政

1992年,富尔加尔毕业于布拉戈维申斯克国立医学院,获得临床医学学位。之后,他在波亚尔科沃区中心医院担任全科医生,一干就是七年。

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富尔加尔弃医从商,先后从事过中国日用品进口贸易、涉足木材生意和废旧金属业务。2005年,富尔加尔加入俄罗斯自由民主党并在2011年之前担任该党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分部协调员,他为自民党哈巴罗夫斯克分部的工作提供了不少资助。2005年10月,自民党将富尔加尔作为第一人选列入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第四届杜马议员候选人名单。12月11日,富尔加尔顺利当选。2006年到2007年,富尔加尔还曾担任俄罗斯联邦紧急情况部远东项目国家鉴定分部的负责人。

2007年秋,富尔加尔作为自民党候选人参加第五届国家杜马选举,顺利当选,并在国家杜马联邦事务和地区政策委员会担任副主席。

2010年,他从总统直属俄罗斯国家行政学院毕业,并通过了“国家和地区管理”方向的经济学硕士学位论文答辩。

2011年秋,富尔加尔作为自民党推选的候选人参加第六届国家杜马选举,并再次当选国家杜马议员。2015年秋到2016年秋,他担任杜马保健委员会主席。自2016年10月5日起,富尔加尔出任该委员会第一副主席。为解决俄罗斯很多边远地区缺乏医生的问题,富尔加尔2016年3月提议,医学院毕业生必须在指定的医院或诊所工作3-5年。

普京的“孩子们”⑭|富尔加尔:被逮捕的州长搅动俄罗斯政坛

富尔加尔(左二)出席普京总统召集的会议

2016年夏,富尔加尔被自民党提名参加第七届国家杜马阿穆尔河畔共青城第70号单一制选区的选举。选举之前,全区的绝大多数党派就已经协商一致,共同推选富尔加尔竞选议员,连统一俄罗斯党在这个选区也没有提名自己的候选人。最终,富尔加尔以39.9%的得票率战胜俄罗斯共产党候选人瓦季姆·沃耶沃金当选第七届国家杜马议员。

俄罗斯官员必须进行财产公示。根据申报,富尔加尔夫妇2018年收入546万卢布(约合人民币49.5万元),拥有两套总面积为106.8平方米的公寓,三块总面积超过4500平方米的土地,两处郊区别墅,“雷克萨斯LX570”和“丰田陆地巡洋舰”汽车各一辆,“进步”和“水星”牌摩托艇各一艘。

富尔加尔的妻子拉里萨·斯塔罗杜鲍娃是一名企业家,多家股份公司的创始人。夫妻两人有三个孩子。长子安东出生于1991年8月,也是自民党成员。2014年安东还是一名大学生时,就参加了哈巴罗夫斯克市杜马和边疆区杜马竞选,但没有成功。次子基里尔出生于2000年,目前在莫斯科国立大学政治学系学习。另外,夫妻两人还收养了一名1989年出生的养女。

富尔加尔本人出生于一个多子女家庭,他排行第十。长兄维切斯拉夫·富尔加尔2010-2020年担任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杜马副主席,2020年6月13日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富尔加尔的另外两个兄弟是阿穆尔州的政治家。阿列克谢·富尔加尔2012年以来一直是阿穆尔州立法议会议员。尤里·富尔加尔2009-2013年担任结雅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兄弟四人都是自民党成员。侄女阿列霞嫁给了国家杜马议员伊万·彼利亚耶夫。

民众拥戴的州长

2013年,富尔加尔被自民党提名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州长候选人。但在2013年9月8日举行的选举中仅获得19.14%的选票,输给了统一俄罗斯党的维切斯拉夫·什波尔特(63.92%)。

2018年9月9日,富尔加尔第二次参选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州长。在第一轮投票中,他以35.81%的得票率与维切斯拉夫·什波尔特(35.62%)并驾齐驱。在第二轮投票中,富尔加尔以69.57%对27.97%的优势击败了对手。9月26日,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选举委员会宣布富尔加尔当选。

上任后,富尔加尔采取了一系列不同前任的作法。

一是专注地区发展,力避不同党派之间的无谓争斗。2019年1月29日,在被问及秋季是否会领导自民党参加边疆区地方杜马选举时,富尔加尔回答:“不会!我将完全退出竞选。我不想为任何人承担这个责任……大家都知道,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政府已经超越了政治斗争,我的政府中有很多来自不同政党的人。我们更需要解决住房和公共服务、建筑、道路等问题。也就是说,政府和州长不应该参与政治,政治是地方议员的事情。只要我是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的州长,边疆区就是我的党。”

2018年12月24日,富尔加尔宣布计划为哈巴罗夫斯克市争取联邦直辖市地位。这一提议引起了该地区居民和远东地区专家的热烈响应,但最后却无果而终。

普京的“孩子们”⑭|富尔加尔:被逮捕的州长搅动俄罗斯政坛

富尔加尔与俄罗斯自民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

二是恢复边疆区各地行政长官直选。2019年6月,富尔加尔向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杜马提交恢复直接选举边疆区各区区长的法律草案。该法案于10月24日由边疆区杜马三读通过,并于2019年11月5日生效。这在很大程度上恢复了边疆区公民的宪法权利,使他们有切实的手段参与地方政治事务,对官员进行选择和监督。

三是厉行节约,努力降低行政开支和边疆区政府债务规模。2018年10月刚刚上任,富尔加尔就冻结了金额达1.5亿卢布的政府采购项目。一艘属于边疆区政府、年均维护费达60万卢布的“维多利亚”号豪华游艇也被拍卖。同年12月,富尔加尔签署命令,从次年元旦起采用新的方法计算退休公务员和地方议员的津贴,将边疆区官员、议员、州长和地方杜马主席的退休金补充津贴削减一半,节省下来的900万卢布用来履行社会义务。

2019年2月,富尔加尔宣布,由于削减了边疆区政府机构和官员,每年可节省12亿卢布的预算。他同时表示,鉴于边疆区的经济现状,他已主动将自己的月薪降至40万卢布。而前州长什波尔特2018年5月曾透露,自己的薪水每月是140万卢布。

2019年3月,富尔加尔发布命令,除排名前三位的副州长外,禁止边疆区政府的所有公务员出差时用公款乘坐航班公务舱,仅允许乘坐经济舱。5月7日,他指示边疆区政府将各级官员的开支缩减15%。他表示,在边疆区居民收入缩水的情况下,行政机构占据豪华办公楼,官员们乘坐公务舱和豪车是不合适的。

2019年10月,富尔加尔宣布削减当时空缺的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副州长职位,表示裁减冗员可以更好地节省预算资金。

除裁减冗员和控制行政开支外,富尔加尔还努力降低边疆区政府债务规模。他宣布,边疆区政府计划到2025年将收入增加300亿-350亿卢布,将地方政府债务从2019年1月的491亿卢布减少到280亿-300亿卢布。自他上任后,边疆区政府“没有借新债,而旧债正在偿还”。

普京的“孩子们”⑭|富尔加尔:被逮捕的州长搅动俄罗斯政坛

富尔加尔视察工作

2020年7月8日,富尔加尔在边疆区杜马发表年度工作报告。他指出:“在我到来之前,边疆区的政府债务占本地区收入的69.7%。通常,官方允许的预算赤字不超过预算收入的10%,而在我们这里预算赤字为14%-15%。这意味着,没有联邦财政部的签字,我们根本没钱做任何事情。在我上任后,实行了严格的紧缩制度,边疆区政府将本地区预算赤字从2018年的97亿卢布减少到2019年的32亿卢布。我们设法稳定了政府债务,将其降至占地区收入的66.3%,这在目前条件下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四是为边疆区居民解决燃眉之急。为解决边疆区北部地区交通基础设施落后、居民往来不便的困难,富尔加尔签署了一项命令,为生活在边疆区北部的居民每年提供4次机票优惠,儿童票价为3000卢布,成人票价为4500卢布。这一措施先在鄂霍次克试点,获得成功后普及到边疆区北部地区的所有居民。

当富尔加尔发现阿穆尔河畔共青城的学生餐因政府补贴无法兑现而不达标时,他严厉斥责当地官员“为了自己能够找到3.3亿,却不能为孩子们找到500万”。之后,他协调相关部门解决了550万卢布政府补贴。

当哈巴罗夫斯克建设局的市政公司从股东手里筹集了资金开发房地产,但工程却长期拖延而无法完成时,富尔加尔约谈公司领导并命令检察院介入调查。他在会议上说:“钱在城市里被盗,责任却转移到了州长身上。这种作法我无法接受。”

在边疆区政府工作报告中,他强调“我们从根本上改变了燃料的购买和供应系统,今天我们再也没有听到关于某处燃料不足或未交付的报道。我们制定了优质的医疗保健计划,城市里正在建造新的综合性医院、肿瘤医院、儿童医院、结核病医院、传染病医院和社区的全科诊所。”

富尔加尔的一系列措施给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政坛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但同时也触碰了一些既得利益集团的“奶酪”从而引起了反弹。

2019年3月1日,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杜马通过了两项《边疆区章程》修正案,主旨在于限制州长的权力。第一项规定,州长对政府一些机构负责人的任命必须与杜马进行协商。第二项禁止州长对已经通过杜马二读的法案进行修正。同时从边疆区章程中去掉了关于通过单一制选区和政党比例制各选出18位议员的规定,调整为从单一制选区选出24位议员,按政党比例制选出12位议员。多家媒体分析认为,这一变化的实质是统一俄罗斯党希望在边疆区杜马中获得更多席位。

2019年9月8日,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举行新一届杜马选举,由12个政党比例制选区和24个单一制选区组成的选举系统正式运行。然而,结果并未如统一俄罗斯党所设想的那样对他们有利。自民党一举夺得边疆区杜马36个席位中的33个。此外,在阿穆尔河畔共青城第70号单一制选区的杜马代表补选中,自民党成员伊万·皮里亚耶夫胜出。这就意味着,自民党在边疆区杜马的36个席位中占据了压倒性的34席。这一结果引起了统一俄罗斯党的极大不满,统俄党认为,富尔加尔利用手中的行政资源帮助自民党在边疆区杜马选举中获得了完胜。但这种说法引起了边疆区民众对统一俄罗斯党的强烈义愤。

陷入政争

富尔加尔的执政风格和自民党在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政治影响的上升引起了其他政党、组织和人士的敌意。2019年初,针对富布加尔的一场政治围剿就静悄悄地开始了。

2019年2月6日,俄罗斯联邦政府副总理、总统驻远东联邦区全权代表尤里·特鲁特涅夫严厉批评阿穆尔河畔共青城社会经济发展长期综合计划的实施工作,指责当地用于建设和改建项目的4.26亿卢布拨款迟迟没有启用。4月18日,负责阿穆尔河畔共青城发展的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副州长米哈伊尔·潘科夫被解职,该职位本身也被裁撤。这也导致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向俄罗斯联邦预算退还了5.71亿卢布资金。

2019年4月初,网络传言称富尔加尔对维克多·伊沙耶夫(1991-2009年任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州长,2012-2013年任俄罗斯总统驻远东联邦区全权代表)涉嫌侵吞俄罗斯石油公司资产一案施加影响,而之前伊沙耶夫向富尔加尔推荐了伊戈尔·阿维林和弗拉基米尔·赫拉波夫担任边疆区副州长,并指导富尔加尔如何在该地区施政。

2019年11月中旬,互联网上出现了一段录音,很像富尔加尔与尤里·特鲁特涅夫之间的对话。谈话中,富尔加尔称有一些“来自莫斯科”的人专门挑拨离间,打着“保护州长”的旗号“诋毁政府和总统威信”,认为在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的分离主义和极端主义情绪正在增长。富尔加尔称他已向联邦安全局求助,并向总统写了一份报告,要求特鲁特涅夫干预此事。特鲁特涅夫回答:“我不知道要干预什么,是要对您实施强力保护?从数字上看,事情看起来让人非常郁闷:您的威望在不断提高,而总统的威望却在不断下降。”

远东DVhab.ru通讯社认为,富尔加尔与特鲁特涅夫之间的谈话是秘密进行的,只有“最高安全机构的人”才有可能获取录音,这无疑是对富尔加尔进行的信息攻击。也有分析认为,这是2020年7月抓捕富尔加尔的真正原因。

身陷囹圄

2020年7月9日上午,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特种部队和侦查委员会工作人员在哈巴罗夫斯克拘捕了正要上班的富尔加尔。之后,他被用飞机押解到莫斯科并被提起刑事诉讼。检方认为,富尔加尔是2004年7月24日企图谋杀商人亚历山大·斯莫尔斯基、2004年谋杀商人叶夫根尼·佐里、2005年谋杀奥列格·布拉托夫一系列凶案的组织者。此外,他还涉嫌谋杀商人亚历山大·阿达莫夫和罗曼·桑达洛夫。

普京的“孩子们”⑭|富尔加尔:被逮捕的州长搅动俄罗斯政坛

富尔加尔被联邦安全局特种部队抓捕

2020年7月10日,莫斯科巴斯曼区法院宣布对富尔加尔实施两个月的拘留,而富尔加尔否认对自己的所有指控并表示将通过法律途径捍卫权利。庭审当天,巴斯曼区法院聚集了大批记者及富尔加尔的支持者,法院以“考虑候审人员安全”为由没有向媒体开放庭审。

其实早在2019年4月,俄罗斯侦查委员会副主席伊戈尔·克拉斯诺夫就受主席亚历山大·巴斯特雷金委托研究了地方侦查员的几项卷宗。这些卷宗涉及2004-2005年间发生在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和阿穆尔州的几起严重罪行。之后,这些案件被移交重案调查总局。

2019年11月18日,安全人员对富尔加尔妻子所拥有的Torex公司进行了搜查。随后,富尔加尔的熟人和商业伙伴、曾任边疆区杜马议员的尼古拉·米斯特留科夫因涉嫌谋杀而被捕。而米斯特留科夫指证富尔加尔主导了上述几起谋杀案。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在此案侦查过程中提供了业务支持。

针对富尔加尔被捕一事,政治学家叶夫根尼·明琴科认为,“逮捕富尔加尔可以解释为‘拧紧政治螺钉’。显然,指控是严重的。但起因却可能是他本人首先在州长选举中获胜,然后自民党在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杜马战胜统一俄罗斯党。现在,那些身穿迷彩服的人在以各种方式‘拧’他的手……这发出一种信号,即不要太热衷于参加反对派活动。”

政治学家亚历山大·波扎洛夫评论称,“与其他针对地方长官的案件不同,富尔加尔未被指控腐败,而是组织谋杀。这类指控必须有令人信服的证据基础,从而减少将这一案件被政治化的可能性。这种情况,无论对富尔加尔本人意味着什么,毫无疑问都会产生许多政治信号。”

政治学家亚历山大·克涅夫表示,“这是因2018年大选失败而推迟的政治报复。2019年,哈巴罗夫斯克居民在边疆区杜马和市杜马的选举中积极投票赞成由富尔加尔支持的候选人,以此向他表示支持。在富尔加尔被捕后,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将继续成为抗议之地。我们可以预期,在该地区下次选举中,居民可能会向联邦当局竖起中指。”

有分析认为,富尔加尔与特鲁特涅夫被泄露的谈话内容显示,“尽管富尔加尔准备与高层进行妥协,但在垂直权力体系中,中央不需要合作伙伴和谈判对手,而只需要俯首帖耳的人。联邦中央的威信在与新冠病毒的斗争中被削弱了,现在需要重振失去的影响力,需要象征性的行动来证明自己。而这些反对派地方长官非常适合担任这一角色,因为没有人会保护他们。”

搅动政坛

富尔加尔的律师团队已经向莫斯科市法院提起上诉,而市法院对此尚未表态。俄罗斯联邦侦查委员会发言人斯韦特兰娜·彼得连科称已收集到足够证据拘捕富尔加尔,包括证人和受害者证词。俄媒分析,如果罪名成立,根据《俄罗斯联邦刑法》第210条关于“有组织犯罪”的条款,富尔加尔最高将面临无期徒刑的刑罚。

富尔加尔被捕后,当地民众在社交网络上广泛质疑并认为这是政府对其他党派的打压。哈巴罗夫斯克市和边疆区其他城市举行了大规模支持富尔加尔的集会和游行。在哈巴罗夫斯克市,抗议者沿主要大街游行并一直行进到俄内务部哈巴罗夫斯克总局大楼,高喊“耻辱的克里姆林宫”“自由”“释放富尔加尔”“我们就是富尔加尔”及其他口号。

普京的“孩子们”⑭|富尔加尔:被逮捕的州长搅动俄罗斯政坛

哈巴罗夫斯克支持富尔加尔的群众集会

此次集会参与人数占哈巴罗夫斯克总人口的三十分之一,是当地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群众集会。虽然活动没有得到当局批准,属于非法集会,但当地政府表现比较克制,只对集会进行了监控并维持秩序,没有对组织者进行拘捕。甚至当地政府也倾向于支持富尔加尔,这一点从民众集会活动时当地政府仅表态称“尊重民众发表意见的权力”而没有在新冠疫情期间采取制止措施就可见一斑。

俄罗斯自民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更是对联邦当局进行了猛烈抨击。他还对媒体表示,“富尔加尔之所以被捕,是因为其拒绝将装满钱的箱子运到莫斯科,统一俄罗斯党希望富尔加尔辞职,但他拒绝了”。他同时强调,将集全党之力营救富尔加尔,如果当局继续迫害富尔加尔,该党将退出国家杜马。

普京的“孩子们”⑭|富尔加尔:被逮捕的州长搅动俄罗斯政坛

日里诺夫斯基指责当局构陷富尔加尔

有媒体称,在7月1日刚结束的修宪公投中,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的投票率和支持率分别为42%和62%,均低于67.97%和78%的全国平均水平。显然,富尔加尔的工作无法令克里姆林宫感到满意。俄政治分析家卡拉切夫认为,富尔加尔案向那些“非普京人士”发出明确信号,即便他们赢得地方领导人选举,也不能保证安全。

为安抚远东地区尤其是哈巴罗夫斯市民的情绪及稳定局势,俄罗斯副总理、总统驻远东联邦区全权代表特鲁特涅夫7月12日抵达哈巴罗夫斯克进行现场督导。在当天晚些时候举行的会议中,他指责边疆区政府工作组织不力、近年来未能吸引足够投资。

据说目前在富尔加尔家中起获了作案凶器。但俄很多媒体公开质疑,如果真是富尔加尔作案,他会傻到案发15年后仍把作案工具藏在家里吗?

正如俄罗斯分析人士所言,富尔加尔案绝不是一起普通刑事案件,它有着复杂的政治背景,折射出俄罗斯政坛不同政党、联邦中央与联邦主体之间的多重复杂博弈,将对俄罗斯政治发展产生重大而深远影响。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热点话题_ 媒资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eiziyuan.net/33550.html

广告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00-0000-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jywlkj@163.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