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您的位置 首页 留学

权游还是净土:精英大学依照什么录取新生?

全文 3117 字 ,预计阅读 6分钟 社会学家卡拉贝尔 在《被选中的——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的入学标准秘史》一书中揭露了 很多精英大学录取 的“秘密” :

全文3117,预计阅读 6分钟

社会学家卡拉贝尔在《被选中的——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的入学标准秘史》一书中揭露了很多精英大学录取的“秘密”

精英高校会有意地建立与维持与精英阶层之间的联系,而生源的控制则是维持联系的直接手段。

只有在学生录取的政策符合学校的自身利益时,一所大学才有可能维持这些政策不变。

新生名额的分配是一项稀缺资源分配的过程,其本身充满政治性。

这些发现是不是挺震撼人心的?如果你来不及细读这本书,可以不妨看看本文。

权游还是净土:精英大学依照什么录取新生?

(来源:“发现教育”微信公众号)

作者 | 谢爱磊(香港大学教育学院博士后研究员、剑桥大学访问学者)

01

社会精英、大学与生源控制

1900年9月,富兰克林·罗斯福赶着早到哈佛报到。他能被哈佛录取看起来理所当然——毕业于上流寄宿制学校格罗顿。当年,罗斯福的23位同学中有18位被哈佛录取。

虽然老校长艾略特声称哈佛中的“大部分人都出身平平,且也正是这种多元化的氛围才使得”哈佛的学生“能够拥有这段宝贵的人生经历”,但无风不起浪,他所驳斥的恰是当时人们对哈佛的普遍质疑——学生“都口含金汤匙出生”。

例如,罗斯福本人就出身显赫,且其家族中有好几人都是哈佛毕业生。他的父亲1851年毕业于哈佛法学院,他的堂兄——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西奥多·罗斯福则于1880年毕业于同一学院。

罗斯福的拉丁文老师在为他写的推荐信中说罗斯福“能力出众、品质高贵”。但不要以为这是他被哈佛录取的全部理由,罗斯福的家族、哈佛的追求可能才是故事的另一半。

在《被选中的——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的入学标准秘史》一书中,社会学家卡拉贝尔曾指出,精英高校会有意地建立与维持与精英阶层之间的联系,而生源的控制则是维持联系的直接手段

在成立后的相当长时期内,以哈佛、耶鲁与普林斯顿为代表的精英大学都依赖考试分数录取新生,但到了20世纪20年代,它们开始不再依赖单一的学术标准招收新生,转而加入其他要求——需要推荐信、面试、强调课外活动,假如是运动员或者是校友子弟还能获得加分,对一些非常主观的品质诸如“品性”、“人格”以及“领导力”,更是尤为重视。

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在它们历史中的大部分时间都以学术标准为基础录取新生。但是到了20世纪20年代,大量犹太裔学生(在当时,犹太裔还未曾像现在这样有影响力,尚属二等公民)涌入三巨头。当权者们很清楚,假如只依靠学业表现来选拔新生,那么校园中犹太裔学生的数量将会不断增长(这些犹太裔学生的家庭大部分来自东欧)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他们发明了一套全新的招生体系。新系统最为鲜明的特色之一便是,它完全摒弃了将学业能力作为录取唯一标准的做法。

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三巨头的校长们意欲牢牢掌握录取学生的权力,这样他们就能不费周章地将大捐赠者的子女录取进自己的学校,将那些虽有天才却未经雕琢的移民子女拒之门外

如若不然,那些拥有高贵血统的盎格鲁- 撒克逊后裔——未来的领导者和捐赠者——则极有可能弃之而去,另择良木。当然,他们明白,如欲将录取学生的权力掌握在手,就不能采用单凭学业成就来录取学生的选拔政策。

权游还是净土:精英大学依照什么录取新生?

02

“录取的铁律”

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新录取政策的核心要素是所谓的“品性”——一种被认为犹太人少有,而被上层阶级清教徒广泛拥有的品质

结果,三巨头的领导者们获得了高度的录取决定权——他们可以自由决定该录取谁,又该拒绝谁,而这一切都建立在完全主观的判断之上。

这套新的体系信奉一条“录取的铁律”:只有在学生录取政策符合学校自身的利益时,一所大学才有可能维持这些政策不变

20世纪20年代,在更广的社会范围内,人们已经开始重新定义何谓“能力”。三巨头录取标准的这种转变——从客观的学术标准向主观的非学术标准的转向——只能算是这场社会运动的一个部分。

尽管这种转变的动机意在惠及某一特殊群体并排斥另一群体(其实际结果也是如此),它的展开却被美化为普世价值实践的一个部分——它是以机会平等为核心意识形态的社会必然的诉求,它是一个依据能力而非出身决定个人命运的国度(不像欧洲那个等级森严的社会)应当的价值主张。

对于三巨头的领导者们而言,转变的核心在于录取过程的设计。对于别人,也对于他们自己而言,录取过程的设计应当使人觉得它是公正的。而“品性”一词及其背后的意识形态正好为他们提供了将新体系合法化的重要依据。

在任何社会,“能力”一词的定义从来表达的都是统治群体的理念和利益,不论是在当今美国,还是在遥远的古希腊,都不外如是。

在勇士社会,“能力”一词所指为战场上所需的“勇气”和“技能”;而在宗教社会,“能力”一词所指则为对经文的掌握;在共产主义社会,“能力”一词所指则为“又红(对社会主义理想的忠诚度)又专”。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 “能力”一词的定义历经数次转变

在20世纪初,“能力”一词所指基本上与学术有关,它主要通过对传统课程(包括拉丁文和希腊文)的掌握程度来衡量。

到了20世纪20年代,随着美国加强对移民的限制,这一含义逐渐地让位于所谓的“全人”——健康的体魄,以及优越的家庭背景。(按照这一定义)所谓理想的本科生就是指那些能够花一点时间在俱乐部或者搞点活动的学生。那些花了大量时间端坐在课桌之前苦读的学生,就要被称为“书虫”甚或“书呆子”了。

到了20世纪50年代后期,由于冷战和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的刺激,美国人开始担心所谓的“人才流失”问题。所谓的“全人”也开始让位于智力上的天赋(主要是指能够在SAT中获得高分,同时还能在一种或者多种课外活动中表现出色)

迈克尔·杨在自己的大作《贤能主义的兴起》一书中引入了“贤能主义”(精英治国或贤能主义)一词,这一词汇随之进入大众语汇。杨以反讽的语气描述了一种理想社会,在这种社会中,个人的流动不依赖于他或她的社会出身,而完全依赖于个人的天份与成就。

杨对贤能主义的批判在20世纪60年代更为激进的社会环境中才觅得回应。这一时期激烈的政治和社会动荡最终再次重塑了“能力”一词的含义。

在三巨头大学的录取政策中,有了骤然的文化转向,所谓的“多元化”和“包容性”价值观逐渐获得中心地位。正是在这种环境中,扶持有色人种的赞助性行动得以开始,女性入学的障碍也最终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里

权游还是净土:精英大学依照什么录取新生?

03

精英大学并不是一块净土

精英大学录取政策变化的历史基本上就是一部围绕“能力”一词的定义不断斗争的历史

不过,在这些不断的变化和反复争夺的背后,有一条基本的规律:“能力”一词的定义随着社会以及社会各个群体间不断变化的权力关系而发生变化。“能力”一词的定义是动态的,它倾向于反映那些有权力将自身的文化理念强加给整个社会的那些人的价值观和利益。

不过,我们说能力一词的定义大体上反映占主导地位的社会群体的价值观和利益,并不等于说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是如此。

正因为能力一词的定义是如此重要,它经常被人们争论,其定义权亦被不断地争夺、改写。在政治和社会出现动荡的时期,那些在边缘的群体完全有可能对大学入学政策施加有力的影响,迫使其改弦易辙、反映自身的世界观和利益。

这种情况在20世纪60年代就发生过,在这一动荡时期,“能力”和“多元化”被联系到一起,赞助性行动也得以开始实施。

精英高校录取政策变化的历史,不仅仅是一部关于精英统治的历史,更是一部关于那些被统治的群体如何反抗的历史。并且,由于机会的平等这种意识形态之于美国社会秩序合法性的头等意义,大学更是处在历次运动的中心。这些运动要求更为包容的社会政策,要求将关于平等的最高理想付诸实践。

精英大学录取新生的决定是由教育者所做,但这并不能掩盖其政治性。

正如格伦·洛瑞敏锐地观察到的,精英大学并不是“一块净土,在这里,权力的获得及其影响力并不遵循理性的原则”

正如三巨头历史上一些最善投机的招生主管在一些场合所坦言的那样:新生名额的分配是一项稀缺资源分配的过程,其本身充满政治性,必须调和各利益群体(像运动员主管部门、各学院)以及外部团体(例如校友会、重要的生源学校以及少数民族群体)的需要——他们都想分一杯羹。

权游还是净土:精英大学依照什么录取新生?

本文获授权转自“发现教育”微信公众号(id:xieedu),原题为《谢爱磊 | 权游还是净土?精英大学依照什么录取新生?》。一读EDU编辑部对原文略有编辑、调整,点击页面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浏览“发现教育”微信公众号推送原文。

文章不错,点个“在看”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热点话题_ 媒资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eiziyuan.net/3250.html

广告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00-0000-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jywlkj@163.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