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您的位置 首页 宏观

前大摩亚洲区主席罗奇 美元未来两三年将贬值35%

著名经济学家、前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罗奇(Stephen Roach)在CNA网站发文预言,美国应对疫情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将导致美国国内储蓄率变成巨大的负数,加速终结美元的“过分特权”,迫使美元在未来两三年内贬值35%,以下即他的评论文章全文。

著名经济学家、前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罗奇(Stephen Roach)在CNA网站发文预言,美国应对疫情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将导致美国国内储蓄率变成巨大的负数,加速终结美元的“过分特权”,迫使美元在未来两三年内贬值35%,以下即他的评论文章全文。

新冠疫情的爆发,让这个世界骤然提速,不管是疫情蔓延的速度,疫苗研发的速度,都莫不如此。然而,同样值得瞩目的,还有疫情下各个不同经济体发生相应重大变化的速度。

抗疫封锁使得全球经济活动在短短两个月内便几乎完全停摆,陷入严重衰退。现在,大家只能指望经济重启之后,局面能够以同样的速度恢复旧观。

然而,事情怎么可能那么简单?经济骤然停摆,再加上长期以来的资本逃离新兴市场,警察会将各种深度的结构性问题彻底暴露出来,让经济复苏工作变得格外艰难。与此同时,资产价格也可能会激起重大变动,以体现终于大白于天下的各种长期不均衡。

比如,正因为疫情而备受折磨的美国经济就是很好的样本。各种应对疫情的财政措施超级激进,是不可能不引发任何重大后果的。

下滑的国内储蓄率

许多观察家都相信,因为利率水平几乎为零,偿债成本极低,美国的预算赤字不会成为大麻烦,但现实世界当中,怎么可能会有免费的午餐呢?

美国的国内储蓄数字之前就已经很是低迷了,而现在正在向着负数深深扎下去。这最终很可能导致创纪录的经常账赤字,以及美元汇率的超级暴跌。

一国的储蓄潜力,其实就是长期经济增长最根本的种子,因此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经受得起对这种潜力的严重挥霍,哪怕是美国也不例外。尽管直到今天,还有许多人坚信“美国例外主义”,但事实是,长期忽略最根本的经济法则,迟早是要出大事的。

过去没出事,现在没出事,不等于未来也不会出事。长期以来,美国的储蓄率就一直严重低于平均水准,从这个角度来说,面对疫情,美国所受到的打击其实尤其严重。

在疫情爆发前,美国的净国内储蓄只相当于国民总收入的1.4%,已经跌到了与后金融危机时代最低的2011年下半年相当的水平。

当然,有人又会说,不必对此担心,因为美国人从来都不储蓄。

真的是这样吗?历史记录显示,从1960年到2005年期间,美国的平均净国内储蓄率曾经是7%。还有,被认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生产率进步带动美国经济增长最强劲周期的1960年代,当时的平均储蓄率更曾经高达11.5%。

这些数字绝非是无关紧要的细节。虽然在今年第一季度当中,美国毛储蓄达到了国民总收入的17.8%,但依然低于1960年至2005年平均的21%,只不过没有净数据所表现出的那么触目惊心而已。

对美元的影响

这就反应了另外一个令人忧虑的变化:美国正在迅速变老,生产资本日益陈旧。

这就为经常账和美元带来了新的挑战。

美国自己储蓄不足,又想要投资来推动经济增长,于是只能从海外其他地方借来别人的过剩储蓄,持续吸引海外资本,美国的经常账赤字自然就成为了一种长期性的存在。

幸好,作为全球居于统治性地位的储备货币,美元拥有“过分特权”,这些举债的条件往往都对美国极为有利。如果海外投资者面前的借款方不是美国,他们肯定早就开出各种严苛的条件,要求对方在利率和汇率方面做出重大让步了。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疫情开启的新时代中,旧逻辑将会失灵。

在经济表现已经是呈现创纪录的自由落体状态的同时,美国国会不断抛出救援措施的速度也彻底脱离了现实。

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2020年和2021财年,联邦预算赤字将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4%,达到史无前例的水平。这还不必说,虽然政治层面依然在争论之中,但是更多财政刺激的出台已经是大概率事件了。

结果之一便是,净国内储蓄率将变成巨大的负数。要知道,类似的局面美国历史上只出现过一次——上一次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的净全国储蓄从2008年下半年到2010年第二季度期间平均相当于国内总收入的-1.8%,而联邦预算赤字平均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0%。

这一次的疫情时代,净储蓄率完全可能在未来两三年内跌至-5%乃至-10%。这就意味着,当下已经是储蓄严重短缺的美国经济很可能正在走向净储蓄的部分清算。

在这种史无前例的压力之下,美国对海外资本的需求极大概率会大幅窜升,而这就意味着经常账赤字也将大为扩张。

1982年以来,这一外部资产平衡综合指标的长期平均表现是,赤字相当于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2.7%,而最高点是2005年第四季度的6.3%。放眼未来,一系列历史纪录的突破已经是指日可待。

于是,一个最大的问号便就此浮现出来:储蓄严重短缺的美国经济对海外资本的依赖骤然提升,那么,海外投资者是否会抓住这个机会要求美国做出重大让步呢?

问题的答案,其关键就在于美国是否还能够继续保有其过分特权。不必说,这方面的争论其实早已不是存在了一天两天了。与过去不同的是,在疫情时代全新的时间隧道当中,终极的裁决很可能会加速到来。

美国向着贸易保护主义、去全球化、脱钩方向的飞奔速度领先全球。2000年,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当中的占比超过70%,而今天,这一比例已经不足60%。

美国对疫情的政策反应可谓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惨败。雪上加霜的是,系统性种族主义和警察滥用暴力的历史还激起了一场带有转型性色彩的社会广泛动荡。

考虑到美国自身的这种糟糕背景,再加上与其他主要经济体相对表现的差异,已经持续太久,到了不可思议地步的储蓄与经常账失衡,最终让美元以及美国利率被迫付出现实代价的一天,很可能已经要进入倒计时了。

鉴于美联储面对通货膨胀表现出的超级鸽派的态度,以及持续保持其超级宽松政策的立场,美国被迫做出的重大让步,很可能将主要集中在货币,而非利率的方面。

因此,我的预测就是,整体美元指数在未来两到三年内将下跌35%。

这听起来似乎有点难以置信,但类似的情况,历史上绝非没有先例。比如,1970年至1978年间,美元的真实有效汇率下滑了33%,1985年至1988年下滑了33%,2002年至2011年下滑了28%。

新冠病毒疫情已经给世界带来了深刻的改变,而这些改变很多也许只是刚刚开始,但无论未来还会有怎样的发展变化,美元的命运似乎已经注定。

来源:金融界网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热点话题_ 媒资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eiziyuan.net/2549.html

广告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00-0000-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jywlkj@163.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